时间:2022/8/17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
「来源:|北陌文学舍ID:Beitang」

文字丨蔻蔻

图丨北堂文学舍

情深似海温柔以待

第一章她为什么放着金子不要,要一根草?

骤雨未将至,就吹来了凉风带着潮湿的空气,像是随时都会下一场倾盆大雨。

顾千茹从百货商场出来的时候,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,恍然记得今早离开家时,她并没有带伞,心中不禁有些懊恼的跺跺脚,她站在车站台下等了好一会儿,天上的雨越下越大,走路的行人少了,连公交也下班了。

手机偏偏这个时候没了电,这座城市难道真的容不下她了吗?

顾千茹垂头暗自神伤。

三天前她刚从外国留学回来,高中相恋到现在的男朋友却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嬉笑打闹,那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闺蜜,真应正了那句话,防火防盗防闺蜜!

被她撞破了之后,方泽还说什么他和宾菲菲真心相爱的,她笑出了声,他们是相爱的,那么这么多年来她呢?她又算什么?为了能让方泽能富裕一些,她在国外省吃俭用。可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,回国的前一天,她给方泽发消息,对方却迟迟没有回信,就连那日她们相约在咖啡店见面,也只因方泽的一句,公司临时让他加班,她信了,可她人还没来得及从咖啡店里出来,就看见一个红衣卷发的女人手挽着方泽的胳膊过了马路,那时起她的心寒了下来。

顾千茹抬头望了一眼,阴沉沉的天依旧落着雨,看起来比之前小了许多,现在如果跑回去,也许还能赶在八点之前回去。

顾千茹长长呼出一口气,正提起裙子准备跑进雨中,不知脚下踩到了什么连人带脚往后接连退两步。

顾千茹微微一愣,头上的雨不知什么时候没了,她看了一眼周围,不对啊!

外面的雨依旧下着,她并没有被淋湿。

“请抬起你的脚好吗?”头上传来一道磁性的男声,顾千茹眨巴眨巴眼抬头看去。

身后的男人黑色的发丝紧紧贴在严肃的脸上,肩膀处还留存着湿意,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眸子。

顾千茹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一番,从上衣到鞋子均是名牌,她顿时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在她的周围环绕,面前的人似乎不太好惹啊!

顾千茹艰难的吞了口唾液,小声道了歉,立刻抬起脚转身就要溜走。

“等等!”身后的人冷不丁的叫住她。

顾千茹抬起的脚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腾空了,她嘿嘿的笑着转身道,“您还有什么事?”

“顾千茹?”

顾千茹忽然蒙了,“咦?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等等,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?刚刚不小心踩了他的鞋子,看起来那双鞋子蛮贵的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,但之前偶尔听方泽说起过,记得聊天消息中他还发了图片,脑海中对比一下简直一模一样啊!!

“果然是你!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是从国外留学回来了吗?”男子嘴角突然扬起了笑,他把手中的三举高了许多,低着头正好能看见顾千茹的面庞。

顾千茹呆萌的愣了愣,“等等,你是谁啊?”我们认识吗?后面的这句话,她放在心中说着。

男子听闻突然沉默下来,“我是沈默”

沈默?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,等等,她怎么记得她认识的一个学长也叫沈默?

“沈默学长?”顾千茹低头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道。

沈默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顾千茹走在他的身边,好在有沈默为她撑着伞肩膀并没有被淋湿,她抬头看了沈默一眼,沈默倏然察觉到她的视线,对她莞尔一笑,沈默一笑连雨天的气氛都带动了起来。

“嗯?”沈默见顾千茹呆呆的看着他出神,不禁出声。

顾千茹立刻回过神儿,低垂着头懊恼,她怎么忽然花痴起来,而且对方还是沈默学长!

“你从国外回来多长时间了?”

顾千茹抬起的头微微一顿,“三天前回来的!”

“那个小子,现在对你怎样?”沈默说到‘那个小子’的时候,语气明显冰冷起来。

顾千茹不是傻子,一下就听了出来。

顾千茹低垂着头,她不知道该怎么说,对他说方泽有了新欢?还是分手了?哪个似乎都不好听,她继续保持沉默。

她的沉默让沈默在意了许多,“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顾千茹迟疑的摇了摇头。

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学长,她也无法开口将事情全都一股脑的告诉对方,顾千茹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回到家中,顾千茹翻滚在床上,她翻着之前和方泽的聊天消息,自从两天前他们就再也没有了消息,这次翻找,她甚至根本看不到方泽的头像了,看来对方是把她给删掉了。

不过这都无所谓,既然有了宾菲菲就不要出现在她的生活里,倒是让人清净的很啊!

心中虽然是这么想,但多年的感情又岂能是说忘记就忘的?手机若有若无的震动了一下,顾千茹摸着黑找到了手机。

联系人申请?她耐着性子顺势看了一眼,方泽的申请?

顾千茹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,他主动删了它,结果还要过来加上她,她除非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同意申请。

晨光从缝隙中透了进来,顾千茹慵懒的翻个身,迷迷糊糊中摸索着手机,睁眼一看还有十分钟就要到时间了!!

顾千茹顿时醒了神,急急忙忙的从床上爬起来,在顾母吃惊的目光注视下飞奔的跑出了家门。

很快到了公司,她蹑手蹑脚的走回位置,抬头看一眼时间已经迟了十分钟。

“千茹,你今天可晚了十分钟呢!好在我帮你拖延了一下,这不现在正让我们重新改一下计划方案呢!”焉冉冉见顾千茹坐在一旁,看了一圈没有人在意她的动作,她走了过来悄声悄语地道。

“真是麻烦了!”顾千茹微笑道。

“没什么,没什么!”焉冉冉害羞地摆了摆手。“不过下一次可不能这么晚了,要是被领导发现,会扣奖金的!”

顾千茹笑着点点头。

“焉冉冉,来帮我打个水!”

焉冉冉来不及说任何,向她挥了挥手转身离开去帮忙打水。

周围环绕的气氛让她感觉有些压抑,顾千茹起身正要去茶水间打水,正准备起身时,不料被人抓紧了衣服。

顾千茹垂眸看着她,一双灵动的眼睛,被嫁接的假睫毛给毁的彻底,桌子上还放着方才她才涂抹完的大牌口红,虽然她对这些并不算很了解。

“你是新来的吧?”她双眸一眯,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她。

“白姐!”顾千茹乖巧的走过去。

“给我打杯水!”白婕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顺手把一旁空的被子塞到她的怀中。

顾千茹没有向太多,转身进了茶水间。

烫着波浪卷的女人走过来,“白姐,她不就是新来的那个新人嘛,竟然这么悠闲?”想当初她刚来到这个部门的时候,简直如同炼狱一般的生活,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。

“悠闲?你哪只眼睛看到悠闲了?这只是开始,等着吧,没有几天她就会乖乖的离开部门!”白婕恍如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她,呲声冷笑道。

“听说你们部门昨天来了个新人,怎么样是男是女?”顾千茹还没进茶水间,就听茶水间里传来嬉笑的声。

“什么新人啊,我看没有两天就和上次来的那个新人一样哭着离开了!”

顾千茹风脚下微微一顿,垂头敛着神色,默不作声的走进了茶水间,方才还在嬉笑的两个人见到来人,相视一眼,脸上的嘲讽依旧没有散去,转身拿起杯子离开了茶水间。

顾千茹疑惑的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。

“你总算是回来了,再不回来我就要渴死了!!”白婕阴阳怪气出声道。

顾千茹没有理会她的叫嚣,回了椅子旁继续工作。

白婕心中满是怒气,不过是才来的新人,怎么就这么不长眼神!白婕心中冷哼,部门中谁都能看出来白婕此时心情不好,原本这个时候应是喧闹的一片,此时却格外的安静,连笔落下的声音都能听得见。

天逐渐暗了下来,她抬头看了一眼周围,人都已经走光了,她的视线移到身旁的一摞资料,不禁有些头疼没想到还有这么多,忽然感觉这些资料非但没少,还一点一点增加了许多。

简直增加了她的工作量啊!!

沈默从楼上下来时,前方隐隐约约透漏着灯光,都已经这么晚了还有人没有离开?

顾千茹慵懒的伸个腰,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侧没有整理完的资料。

“怎么还不下班?”身后突然乍响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顾千茹微微一愣,回眸望去。

沈默背对着光看着,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神绪。

“沈默学长?”顾千茹仿佛见到了救星一样,双眸中闪烁着光亮。

“你在这儿工作?”说话之际,沈默已经走上前,冷清的双眸中划过一丝诧异。

顾千茹低垂着头,愣是没吭声。

“怎么不说话?”

“没,没什么——”

沈默走到她的办公桌面前,资料堆的都快比人都高。“这些都是你的?”

顾千茹乖巧的点点头。

“你这儿怎么不和我说呢?”沈默在一旁坐下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。

“说什么?”顾千茹无奈的叹口气。

说她现在在公司有多么狼狈?还是和她一同毕业的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,自己还是母胎solo?还是,大家都功成名就混得不错,自己还是一个底层随意呼来唤去的跑腿?

手下的速度快了些,不知多久,她慵懒地伸个懒腰,今天的任务完成!

终于处理完这些东西,还以为要加班到很晚。

她抬头看了一眼时钟,已经十一点了,沈默学长坐在一旁刷着手机,谁也没开口。

“处理完了?”

顾千茹拉开椅子应了声,“学长怎么还没回去?已经很晚了。”

“不急,你都没有下班,我下班这么早也没什么意思。”沈默玩着消消乐漫不经心地道,余光瞥了一眼,屏幕果断切出去,将手机塞进兜里。

“你下班了?”

“嗯”顾千茹提着包正在位置上收拾东西,准备下班。

“如果不建议的话,我送你?”

她的眸子微抬,良久摇摇头。“不麻烦学长了。”

“别这么说,我听说你刚从国外留学回来,怎么进了这家公司啊?这家公司虽然算不上顶流,但也不算太差,在业界里的口碑也是数一数二的。”

顾千茹和他进了电梯,手指轻按,一楼层数亮了。

“也没多想,就是恰巧看到这家公司,就投了一份简历。”

还不是因为学长你也在这家公司?不然她也不会打海里挑针似的,挨个找这家公司的招聘信息。

想想之前的自己真被沈默的美色也吸引了,后来她被方泽渣了后,才发现人间不值得。

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枝花?

或许方泽连一朵花都算不上。

她醒悟后,自己已经被公司录取了,正好有个地方工作也不错。

虽然是和沈默学长一起,但每天能见到学长的次数少之又少,也不知学长在这家公司是什么职位,她一个刚进公司的新人,每天要接受各种压力和排挤,甚至部长白婕还要随时随刻都打压她,让她跑腿,然后等着她的就是加班,加班再加班。

推开卧室门,用力一扑,恨不得和被窝生活在一起。

身上的被子裹了裹,果然还是被窝里的世界最温暖!

谁都不能阻止她和被窝在一起!!!

‘叮~’

“叮~”

“叮咚~!”

顾千茹翻了个身伸手就把手机按灭了。

迷迷糊糊睁开眼。

顾千茹吓得魂儿都要飞了。

她定了三个闹钟,一个都没把她叫醒不说还挂断了学长给她发的语音。

简单洗漱后,拿起包连忙跑去地铁站。

糟了糟了,迟到了!

做一个社畜真难,做一个好的社畜难上加难!

顾千茹到了公司晚了十分钟,成功被白婕给叫住了。

“说说看,你为什么迟到?”

“白姐,她这是初犯,不如就先饶了她这一次吧!”孙知秋走上前为她解围,脸上陪着笑意。

白婕凌厉的眉峰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下不为例!”

顾千茹双眸微眯,手指点了点发疼的太阳穴。

“这是你今天的工作!”孙知秋把手中捧着的东西全都放到她的桌子上。

看着眼前厚厚的一摞,顾千茹下意识后仰,“这,这些?这些都是我今天的工作?”

“是啊,别看这些看起来多,其实一点都不多,这些做完你就可以下班了。”孙知秋说的轻松,把文件放在她的桌子上后,端着茶杯扭头去了茶水间。

顾千茹比划了一下,这,这叫不多??

“新人,把东西给我复制一下!”

疲惫一天又被部长拉去唱ktv,她真的已经没有这个精力了。

“顾千茹,你唱一首歌吧!”

不了,大可不必!

包厢里一群人醉的不成样子,顾千茹顶着酒意走一步退三步地走向洗手间。

洗了把脸,醉眼微醺地盯着镜子中的人。

这人是谁?怎么这么丑!

她都要被丑哭了!

从洗手间跌跌撞撞走出来,仿佛每一步都塌在了棉花上。

另一包间里,沈默借着醉酒的名头,从包间离开,正巧看见走在走廊的顾千茹。

眼前人一步三摇晃,沈默走到她面前,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“千茹?千茹?”

顾千茹双眸呆滞,回头看了一眼。

这个人,有点认识?但是好像没什么印象。

“千茹?”

“你——怎么又三个头哇?”顾千茹已经站不住脚,眼神也迷离起来。

……

清晨的阳光透光窗照进来。

顾千茹揉着惺忪睡眼,看屋子的装饰似乎是酒店。

嗯??

她怎么在酒店了?

顾千茹坐起身,看了一眼手机,好在今天休息,不然又要被白婕说教了。

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未接电话三个。

怎么有这么多的未接来电?

其中两个是方泽,一个是沈默来电。

方泽的她直接略过,沈默的那通未接来电,顾千茹手指在屏幕上停留很久,然后收回手。

昨天都发生了什么?随之便随的就是一阵头疼。

她好像记得,从洗手间走出来后,遇见了一个人,听声音有些耳熟,好像是沈默——

等等,是沈默把她带到酒店来的?

顾千茹拖着疲乏的身躯回了家,路过楼下遇到个小混混。

“喲,哪来这么水灵的小丫头,看样子还买了不少好东西,好东西要与人分享!来给哥哥点儿!”小混混手上拿着一根烟,耳朵夹着一根烟,走路歪歪扭扭地就要来抢她手里的口袋。

她刚从超市买的东西,还没品尝一个,就要被人拿走了?

顾千茹目光死死盯着小混混。

小混混以为天老大他老二。

看谁不顺眼就去掺和一脚,殊不知他才是那个跳梁小丑。

“干什么?”

顾千茹紧紧攥了攥口袋,试图溜走,小混混察觉她要溜,拦在她面前,叫嚣着:“你买了这么多东西,看来你很有钱啊!这么有钱不如帮帮哥哥我?”

顾千茹下意识后退一步,现在是夜晚左右,借着夜色,小混混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小混混把烟头丢到一边,想和她纠缠。

想要她手里的东西?想得美!老娘可花了不少钱买了这些东西!

虽然她没学过什么跆拳道,好歹和爷爷学过几招,虽然不精,对付这个小混混绰绰有余。

顾千茹把手上东西放到一旁,手上比划出招的架势,“怎么,你想要我的东西?”

“我劝你乖乖听我的话,东西给我我就不和你多计较什么了!快点!”小混混耐性不好,最后都喊了出来。

顾千茹二话没说,上去就是一拳头。

小混混捂着脸,人都被她打蒙了。

“你竟敢打我!”小混混气急败坏,捡起地上的棍子就要抡过去。

这时,丛淑厚走出来一个大妈,是麻将店的老板娘,她打着手电走来。

“东子啊,原来你在这儿啊,王婆子还在找你呢!”

被唤作东子的那个人就是她眼前的小混混。

“找我做什么!又有什么烂摊子了?”

老板娘无奈地耸耸肩,手里的手电乱晃,“哎,让你回去就赶紧回去!”

小混混一听王婆子在四处找他,顿时慌了神儿,“我,你怎么不早说!”

东子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王婆子,王婆子和东子是母子,王婆子晚年得子,对东子可谓宠爱道一定了,这就导致后来东子会变成如今街头的小混混。

终于甩掉小混混,顾千茹进了房间,简单的吃了一点就没了胃口。

一点香味都没有了。

突然屏幕亮起来,是方泽的来电。

她一点都不想听到方泽的声音。

她不接,对方就一直打电话骚扰。

“你终于接电话了,我就知道你对我还有感情的对不对?你一定还爱着我的!你爱着我,我也爱你啊!我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你同意,我不建议我身边多你一个!”方泽许是喝了点酒,说话颠三倒四。

但凡吃点花生米,也不至于醉成这样。

“你和她分手了?”

方泽听了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似的,“哈?分手?你觉得我会分手?”

那就是没分了?

顾千茹这头没有声音,方泽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还在通话中,怎么对面就没了声音。

哦,他知道了,顾千茹绝对太爱他了,所以听他这个提议,激动的语无伦次!

对,一定是这样!

“我知道你很激动,毕竟我们曾经再一起过,感情这种事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,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旧情,我也不建议多你一个。”

顾千茹:???

这是人话?

渣男发言!

“你觉得我在高兴?我在激动?”

“不然呢?”方泽不以为然。

顾千茹忍不住嘲讽笑,“你哪来的自信说我还对你有感情?是不是芊芊腻了你,所以你就开始你的渣男发言?我们已经是过去了。”

“谁说过去就没可能?”

“我说的!”顾千茹愤愤地把手机挂断,好一会儿方泽不再来骚扰了。

这家伙终于安静了!

顾千茹揉了揉发胀的额头,她怎么以前没发现方泽是个渣男?都怪她识人不清!

想想沈默学长多好,为什么放着金子不要,要一根草?

脑瓜疼啊脑瓜疼!

注:本文为原创首发,欢迎转发分享哦~

01:39

(点击收看北陌食用指南)
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st/pgst/1274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